这个世界充满了神秘排外之所,有的我们根本一无所知,有的即使我们想一探究竟也会被拒之门外。本榜单列举了世界上十大你去不了的重地。

梅日戈尔耶镇是俄罗斯一个封闭的村镇,据传闻,镇里住的都是在亚曼塔瓦山周边从事高度机密任务的工作人员,直到1979年这个小镇才为世人所发现。亚曼塔瓦山高达1640米,是乌拉尔山脉南部最高的山峰,连接着考斯温斯凯山脉。它曾被美国怀疑是工程浩大的之地,抑或是一座煤仓。在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美国卫星影像观测到了此处进行的大型发掘工程,而那时正值叶利钦亲西方时期。在设施顶部修建了两座军事要塞——别洛列茨克-15和别洛列茨克-16。不管美国如何反复盘问关于亚曼塔瓦山的问题,俄国政府都只会给出让其无语的一些回答。他们说那不过是一个矿场,一个俄罗斯财政部的储藏库,一个食物储藏区或者是领导人核战时的避难所。

梵蒂冈机密档案室,这个档案室除了名字很“机密”外别无其他机密可言。你可以阅览想看的文件,但不可以进入档案室。你必须提交文件阅览的申请书,然后档案室就会将文档提供给你。在这里面你唯一不可以一窥究竟的是75年内的文件(旨在保护外交和政府信息)。档案室为那些有意阅览者提供目录索引。据估计,梵蒂冈机密档案室的书架有52英里长,仅可供参考的目录就有35000卷。

在迪斯尼新奥尔良广场的轴心处,有一个私人俱乐部——33号俱乐部,里面常年提供酒水。这个俱乐部在主题公园里一直披着神秘面纱,它的入口挨着坐落在“33号皇室大街”的蓝河餐馆。俱乐部的门头上有块刻着33的醒目而华丽的地址铭牌。上缴约一万到三万美元的会费就能加入并成为俱乐部的会员,会员有私人停车位。但是如果你想加入,那么排队估计得排到14年后了。

俄罗斯莫斯科地铁2是传说中和莫斯科公共地铁并行的地铁系统。这个地铁系统可能在斯大林时期就开始修建。对于新闻报道,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莫斯科地铁局态度暧昧。据传闻莫斯科地铁2的长度甚至超过了莫斯科公共地铁。其有4条主干道,皆伏于地下50至200米处。莫斯科地铁2连接着克里姆林宫、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指挥部、伏努科沃-2的政府机场、若曼奇的一个地下城以及其他国家重地。不用说了,连其是否存在都不可获知,想参观它当然是难上加难。

怀特俱乐部是英国最为独特的绅士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由弗朗西斯科-比安科创立于1693年。俱乐部开始是为了卖当时流行的巧克力热饮,而最终却成为一个典型而又极具私人化的绅士俱乐部。怀特俱乐部以其会员们各式各样的奇异赌博而出名。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押注3000英镑来赌窗玻璃上的两滴雨滴哪一个先流下。怀特俱乐部的独特在于,女士不能入内;想加入该俱乐部的男士必须受到一位现会员的邀请,并且还要得到另外两位会员的首肯。除非你是皇室成员、大权在握的高官或者名演员,否则想获得怀特俱乐部的独特邀请几乎是不可能的。

51区(Area51,有许多别名,北纬37度14分06秒,西经115度48分40秒),是位于美国内华达州南部林肯郡的一个区域,东南方距拉斯韦加斯市中心130公里,有一个空军基地在此,此区被认为是美国用来秘密进行新的空军飞行器的开发和测试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因为许多人相信它与众多的不明飞行物阴谋论有关而闻名。这个地方有一条世界上最长的跑道:14R/32L,长7093米,但现时是关闭的。

39号房(亦可称为39局)是朝鲜最为机密的组织之一。其职能就是为了给朝鲜国防委员会主席金正日提供国外的实时动态。39号房初建于1970年代末期,是朝鲜所谓的以金氏家族王朝为中心的“政治经济”的命门所在。据传闻39号房位于朝鲜首都平壤的某个劳动党大楼之内。

伊势神宫(NaignShrine,lse)是日本神社的主要代表。神社是崇拜与祭祀神道教中各种神灵的社屋,是日本宗教建筑中最古老的类型。由于神道教与日本人民生活密切联系,神社十分普遍。神社自7世纪起实行“造替”制度,即每隔几十年要重建一次。伊势神宫的“造替”制为每隔20年一次。伊势神宫位于三重县,传说起于远古时代。自明治天皇(1867—1912年在位)以后的历代天皇即位时均要去参拜。

在很多有关“世界末日”的影片中,都会提到一个高度机密的地方,美国的政府要员和精英人士躲避即将来临的世界末日的地方。那地方正是这个大灾难紧急操控中心!此中心由于冷战原因建于1950年代,但它至今仍然在工作。因为它是“最后的希望”之所,所以保持高度机密是理所当然的了。此处由联邦紧急事件管理中心(FEMA)管辖。当美国发生局部小灾难时,大部分的通讯转接都是在此处完成。

曼威斯山英国皇家空军是英国一个和美国埃施朗全球谍报网相勾连的军事基地。它是一个通讯拦截和导弹预警站,内含一座巨大的卫星地面站,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信息监控台。隶属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美国侦察局操控的一些卫星就是以此为地面接收站的。天线都隐藏在一些特色鲜明的白色天线罩下面,据说此基地是埃施朗系统的一部分。埃施朗系统的建立是为了监视1960年代冷战时期,苏联及其东方盟国集团的军队和外交通讯。而自从冷战结束后,它又被用于搜索恐怖活动的蛛丝马迹,贩毒头目的计划和政治外交方面的情报。据博闻网